设为首页  |  加入收藏

1926年1月15日,蒋介石提出辞去国民革命军第1军军长职务

日期:2017-03-01 16:11 来源:u乐娱乐平台|u乐娱乐注册|u乐娱乐国际【亚洲信誉第一品牌】网 作者:贾晓明

字号:  [小]  [中]  [大]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
  1926年1月15日,u乐娱乐平台校长蒋介石以“专心致力于军校事业,一心办学”为理由,向军事委员会提出辞去国民革命军第1军军长职务的呈文,5天后得到批准。

  国民革命军第1军源自u乐娱乐平台教导团,是国民党第一个成建制的正规部队,有“天下第一军”之称(其中包括“天下第一师”和“天下第一旅”);因其是蒋介石的“起家血本”,大批蒋介石的心腹爱将都在其中任过职。多年来,蒋介石特别注意培养该军对自己的忠诚,在很多人看来,甚至达到 “忽视能力、只看忠心”的地步。该军绝大部分将领对于蒋介石的忠诚可以用“愚忠”来形容,第1军也因此被称为“蒋介石的御林军”。该军在北伐战争、十年内战以及抗战初期取得过一定战绩,特别是在1938年淞沪会战中大部分官兵壮烈殉国,体现出第1军对国家的高度忠诚。但在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后,第1军战斗力大幅下降,到了后来根本不被解放军列入国军五大主力,其“天下第一军”的头衔还差点被孙立人的新1军抢走。难怪有人指出:第一军的“天下第一”称号来源于这支部队对于蒋介石的忠诚度,和战斗力无关。

  剥夺不忠诚者的兵权

  1926年1月蒋介石辞去第1军军长职务后,由何应钦接任军长。1926年7月,国民革命军第1军第1师、第2师参加北伐,其余部队留驻广东。1926年9月,何应钦率第1军所余各部北伐攻闽,此后又参加了江西、江浙的战斗,在占领南京后,向山东挺进。1927年7月下旬,北洋军反攻,占领徐州,北伐军总司令蒋介石亲自组织反攻失败,北伐军撤回苏南。

  徐州战败后,武汉国民政府准备派兵讨伐南京蒋介石的消息传来,而南京方面的李宗仁、白崇禧和蒋介石貌合神离,使蒋介石受到很大打击。而此时掌握第1军兵权的何应钦虽然一直听命于蒋介石,但也不满蒋介石的专横跋扈,在“四一二政变”后,蒋介石曾密令何应钦相机将白崇禧部缴械,何应钦竟没有执行密令。蒋介石于是怀疑何应钦和李宗仁、白崇禧勾结。

  在此形势下,蒋介石为了考察何应钦的忠诚度,于8月11日在南京国民党中央执监委员会议上提出下野。李宗仁、白崇禧表示赞同,蒋介石本来希望何应钦带头挽留,但何应钦却说他同意李、白的意见,让蒋介石深感失望,于是以退为进,辞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等职务。

  蒋介石下野后,李宗仁、何应钦、白崇禧坐镇南京。何应钦率领第1军取得龙潭大捷、击溃北洋军主力后,将庞大的第1军所部编为第1、第9、第32三个军,由刘峙、顾祝同、钱大钧分任各军军长,由何应钦任第1路军总指挥,继续北伐。其间,李宗仁、白崇禧提出用蒋介石命令黄埔同学会招募的7个新兵团补充部队,何应钦立刻答应,但被蒋介石派人阻止。

  正当何应钦踌躇满志之时,蒋介石准备复职了。12月,当冯玉祥、阎锡山发出拥戴蒋介石复职的电报时,何应钦竟说他不喜欢蒋介石“那一套独裁专制的作风”,在别人的一再劝说下,不得已发出拥蒋复职的通电。

  蒋介石于1928年1月复任北伐军总司令后,于2月9日悄然到达徐州,在何应钦出城打猎时,宣布调何应钦为总司令部参谋长,还让人告诉何应钦说:“没有我蒋中正,决不会有何应钦。”

  措手不及的何应钦只好请辞第1路军总指挥,蒋介石立即接受辞呈,命何应钦“养病”休假两个月,将原第1路军改编为第1集团军,自己兼第1集团军总司令,并说“待我将部队整理就绪,仍然请你回来统率”。何应钦从此失宠,蒋介石也没有履行诺言。

  第1军军长中的对蒋忠诚楷模

  何应钦以后,对自己忠诚与否更成为蒋介石选择第1军军官的第一标准。其中,第三任军长刘峙可谓把“忠诚”发挥到极致。

  1928年4月5日,国民革命军在南京誓师北伐。刘峙统领第1集团军中的第1军团,同时兼任第1军军长。此后刘峙在北伐及中原大战时皆有胜果,名列蒋系“五虎将”“八大金刚”。但大部分人对他的指挥能力并不看好,连何应钦都叫他“福将”。刘峙在国军将领中的口碑相当差,他有个绰号叫“长腿将军”,意思是打仗时善于逃跑。抗战期间,刘峙只打了两仗:第一年的平汉线作战和最后一年的鄂西北会战,前者惨败,后者惨胜。抗战以后,他又只打了两仗:第一年的中原之战和最后一年的淮海战役,不过结果刚好掉了个头,前者惨胜,后者惨败,把蒋介石几十万精兵输个精光。

  刘峙虽屡战屡败,始终得到蒋介石信任,究其原因,人们认为这是因为他对蒋处处表现忠诚,从不和“校长”唱反调,遇到事情从不自己做主,都要向上级特别是蒋介石请示。按照他自己的话说:“校长命令我干什么,我就干什么。”蒋介石曾告诉宋美龄:“刘打仗是不行,可你说将领中还有谁比刘更听话?”1938年,蒋介石决定在开封召开军事会议,刘峙召集幕僚商议如何布置警戒。一位幕僚建议发假警报,让市民都进入防空洞,以便彻底做到清场。蒋介石座机来临前,刘峙拉响空袭警报,大街小巷真的空无一人。但刘峙却忘记通知防空部队。结果白崇禧、蒋介石的座机降落时遭到射击。蒋介石降落后,看到是“忠诚”的刘峙在指挥,竟只说了声“糊涂”就不再追究。

  刘峙还有“刘婆婆”的称号,因其性格宽厚,对上下级都尽量拉拢。北伐前夕,时任营长的刘峙曾被蒋介石错骂但不吭声,该营军官都叫他“菜包子”。有一次,全营集合完毕,见他来了,一位官长说,“菜包子”来啦。他听到后,只是集合官长讲话说:“看到官长来了,还说‘菜包子’,这是什么话嘛。”

  连大炮都要说成“蒋先生”的“天下第一旅”被歼灭

  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后,胡宗南率领第1军驻防关中。他一面补充队伍,一面效仿蒋介石,不断训话、检阅、开会,举办“中央军校第七分校”以及各种培训班,除大力宣扬效忠蒋介石外,还强调军官要效忠于他。

  抗战胜利后,第1军于1945年10月回驻陕西华县,后被缩编成整编第1师,师长罗列(黄埔4期);原来的第1师则缩编成第1旅,号称“天下第一旅”,下辖两团,旅长黄正诚。

  随着国共内战的开启,在1946年8月中旬的同蒲战役中,解放军晋冀鲁豫野战军陈赓(黄埔1期)部攻占赵城、洪洞、灵石等城,重创了国军阎锡山部。胡宗南下令整编第1师师长罗列率部由陕西调到山西运城,沿同蒲路北上临汾,重新打通同蒲路。

  陈赓准备在临汾、浮山之间消灭国军“天下第一旅”。9月22日,第1旅第2团沿临浮公路东进,其报话机通话内容已经全部被解放军侦听。解放军晋冀鲁豫军区第4纵队即集中第11、第13旅主力突然包围进至临汾、浮山间官雀村的国军第1旅第2团,并于当夜歼其部。23日,国军第1旅旅部率第1团由临汾东援。解放军第4纵队第13旅阻击援军,第10旅将国军第1旅旅部及第1团包围于陈堰村。当日黄昏,第4纵队主力和第24旅对官雀、陈堰两地守军发起总攻,“天下第一旅”的忠诚度和名气显然无法与战斗力划等号,经一夜激战,至24日晨,“天下第一旅”被全歼,黄正诚被俘。

  陈赓在侦听报话机旁,曾听到“天下第一旅”在通话中谈及“把蒋先生藏到窑洞里”之类的话,以为“天下第一旅”中有蒋纬国在。战斗结束后经审讯俘虏才明白,“天下第一旅”的官兵竟然把大炮也称作“蒋先生”。后来解放军的确找到了“天下第一旅”旅部附近的四门美式山炮。

  “天下第一旅”的被歼,使胡宗南伤心万分。他亲自飞至临汾,对师长罗列大加训斥。10月3日,在山西运城重建了整编第1旅。1947年3月,新编整编第1旅参加了进攻延安战役。3月19日拂晓,在胡宗南的严令下,其他部队不得不让道,让第1旅最先进入延安,以示它没有被歼灭,并宣传说“前锋部队只差400米之遥,没追到毛先生”。

  第1军放弃对蒋忠诚的时刻

  1949年5月首都南京丢失后,国军统帅部对于战局已经回天乏力,西北国军也被迫放弃西安退守汉中,继又被迫退入四川。1949年11月,随着解放军日益向四川逼近,第1军余部奉命紧急东援重庆。第1军到达重庆时,解放军已进逼重庆郊区。为稳定人心,蒋介石特令第1军武装整队穿过重庆市区,让市民们看见“武器精良,士兵皆系青年子弟,精神奕奕,而服装整齐,军容甚盛……”

  此时第1军经多次整补,新兵大增,全无实地作战经验,重武器在崎岖山路之地无法架设。在重庆激战4天,第1军损失惨重,第167师师长赵仁和一位团长战死,营、连、排长死伤六七成,根本阻挡不住解放军的凌厉攻势。

  由于一部分国军指挥者早有起义之心,对于第1军所需汽车始终迟迟不拨,军长陈鞠旅无奈只得将已有汽车拨给78师先行出发,命令第167师徒步前进,第1师最后行动,向成都撤退。11月30日,解放军攻入重庆市区,蒋介石从白市驿机场乘专机飞往成都。12月初,第1军余部也逃至成都。

  12月22日,第1军军长陈鞠旅奉命向南突围。在付出了惨重代价后终于在26日推进到邛崃地区。这个时候第1师已经被打散,第78师残破不全,第167师前后两任师长阵亡。又加上长途跋涉,军心涣散,对蒋介石的忠诚早已荡然无存。陈鞠旅向大家征求意见时发现,多数将领都希望起义投诚。他听从了曾被解放军俘虏过一年的代参谋长乔治的意见,命令第1军残部放下武器,接受解放军整编。

  1950年4月,退守西昌的第1军最后部分——第1师第2团朱光祖部被解放军联合当地民众全部消灭,只有陈鞠旅的前任军长罗列化妆成乞丐逃出,经过一年的流浪,辗转到达广东,在1951年先至香港,最终去了台湾。

相关新闻

天下黄埔二维码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